大中城市职工平均不动产1.01套 做养老储备够了吗

每日新闻券商中国2017-12-18 15:46

(原标题:大中城市职工平均不动产1.01套,金融资产35万元,做养老储备够了吗)

对于养老,你未雨绸缪了吗?养老靠政府还是靠自己?

今天新鲜出炉的反映个人养老准备情况的《2017年中国大中城市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为60.8,比上次发布(2015年)的59.7有所提升,主要归因于基本养老保险,但仍然偏低。

报告认为,基本养老保险的目标“广覆盖、保基本”已经基本实现,而随着企业负担不断提高,职工个人通过购买个人养老金融产品或储备其他资产来增加自我养老保障,显得日益重要。“很多人认识到,养老不能完全靠政府,这是一个好现象。”今日发布会上相关人士解读报告时称。

而在纵向对比2015年的各项指数后,报告的看点多多。比如,国企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有下降苗头,知识性和技术性强的服务型行业储备指数提升较快,而如房地产业、建筑业和制造业指数增长偏慢。同时,作为养老储备的不动产、金融资产,大中城市职工平均持有1.01套、35.32万元,较2015年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报告调研36个大中城市职工

所谓职工养老储备,指的是职工在工作期间已经积累和将要积累的用于养老目的的各种权益、现金流和资产。因此,该储备水平不仅取决于已经积累水平(充足度),也与未来的积累能力(稳定度)和积累意愿(认知度)相关。

其中,充足度的影响因素包括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个人商业养老保险、不动产、金融资产的情况。

稳定度的影响因素包括就业转换频率、定期理财频率、企业保障程度、个人保障程度、家庭负担程度等。

认知度的影响因素包括社会环境认知度、养老规划认知度、退休状况认知度、保障水平认知度、养老责任认知度。

本次调研范围为中国大陆31个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和直辖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共计36个城市的城镇企业单位职工,采取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同步进行。共收回有效问卷5303份,线上4284份、线下1019份。

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上下限分别为100和0,指数越高,说明相关指数表现越好。报告对指标设定了五个档次的评价基准:

指数小于40,对应低层次水平;

指数介于40(含)~60,对应较低层次水平;

指数介于60(含)~80,对应基本水平;

指数介于80(含)~90,对应较高层次水平;

指数介于90(含)~100,对应高层次水平。

职工养老储备指数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等主办,由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办,是中国首个职工养老储备指数。该指数最新报告在12月16日发布,看点多多。

看点一: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提升

报告发布的调研结果显示,2017年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为60.8,比上次发布(2015年)的59.7有所提升。

报告指出,中国职工养老储备指数的提高,得益于充足度和稳定度的增强,尤其是充足度的明显提升。而充足度的提升,几乎完全得益于这两年来“基本养老保险”充足度的优异表现。

分析人士认为,指数基本符合中国目前经济社会发展现状,不过仍偏低,仅位于评级基准第三档下限(60)之上,未来进一步提升空间仍然巨大。

看点二:国企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有下降苗头

从不同企业类型看,国有企业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有下降苗头,外商独资企业的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提升较快。

其中,2017年外商独资企业/代表处的职工养老储备指数从2015年的63.0提高到2017年的64.2,超过国有企业,位列各企业类型榜首。原因主要是充足度明显提高。

而国有企业指数则从2015年的63.8下降到62.7,排名下降至第二位。

看点三:知识性和技术性强的行业指数提升快

分行业类型看,知识性和技术性较强的服务型行业职工养老储备指数提升较快,相对排名跃升较大,而一些支持过去中国高速增长的行业,诸如房地产行业、建筑业和制造业指数增长偏慢,导致相对排名下降明显。

报告认为,这预示着,经济转型正在重塑各行业的职工养老储备水平。

看点四:职工平均拥有不动产1.01套,有所下降

从受访者反馈的数据看,中国城镇职工(包括配偶,如有)平均拥有不动产为1.01套,比2015年的1.06套略有下降,主要是年轻人住房拥有量下降所致,进而导致不动产充足度指数下降。

具体来看,没有不动产的受访者比例从2015年的15.1%提高到2017年的15.4%;拥有一套不动产的比例达69.7%,比2015年的66.2%提升3.5个百分点;拥有两套及以上不动产的比例则从2015年的18.7%降至14.9%。

报告显示,充足度中,2017年不动产充足度为23.3,比2015年的25.0下降了1.7。其中,35岁以下职工不动产充足度出现了明显下降,且随着年龄的降低,这种下降幅度越来越明显,反映了年轻人的购房意愿或能力下降。

报告认为,这或许是受到近年来国家推行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以及租购同权政策的影响。

看点五:职工平均金融资产35.32万元,下降明显

从金融资产持有情况看,36个大中城市职工平均金融资产为35.32万元,比2015年的59.80万元,下降非常明显。

从规模看,持有金融资产低于10万元的职工比例为23.9%,略高于2015年的21.4%;持有金融资产不少于50万元的职工比例为19.9%,比2015年的32.7%大幅下降;持有金融资产介于10万(含)和50万元之间的职工比例56.2%,比2015年的45.9%出现较大增长。

看点六:家庭负担加重,削弱了职工养老储备能力

在稳定度指标中,家庭负担程度指数值为60.3,相比2015年的66.6,降低幅度较大(该指数值与家庭负担本身呈负相关,即家庭负担越重,家庭负担指数越低),说明这两年职工赡养老人或抚养子女的家庭负担在加重。

报告分析了导致家庭负担加重的因素。一方面,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使职工的当际家庭负担越来越重;另一方面,受到全面二孩政策的影响,在短期内,抚养子女的家庭负担在加重,但从长远看,将会成为有利因素。

看点七:年轻人群体基本养老保险扩面提升快,但未参保比例也高

2017年30岁以下和50岁以上职工的养老储备指数有了明显 ,且这种提升主要来自充足度的提高,而覆盖人群主要集中于30岁以下的年轻职工,该年龄段未参保的比例为9.6%(2015年为20.1%),但仍然高于全部年龄段未参保的平均比例4.6%。

企业年金方面,扩面乏力,其充足度指数进一步下降。企业年金充足度指数本来不高,2015年为33.%,到2017年出现进一步下降,至22.1%。报告认为,企业年金的扩面遇到瓶颈,扩大参与率的改革迫在眉睫,否则其将难以承担养老第二支柱的重任。

报告认为,基本养老保险的目标“广覆盖、保基本”已经基本实现;随着经济全球化持续升级,国内经济转型稳中求进,企业竞争不断加剧,企业负担不断提高,职工个人通过购买个人养老金融产品或储备其他资产来增加自我养老保障,显得日益重要。加强个人自我保障,是提升养老储备水平的最优选择。

报告也显示,职工对养老责任的认知度指数,从2015年的66.0提高到2017年的72.0,增幅较大,说明越来越多的职工能够正确看待政府和个人的养老责任,不断趋向理性。“很多人认识到,养老不能完全靠政府,这是一个好现象。”今日发布会上相关人士解读报告时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