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楼市正在进入更自由的租赁时代

每日新闻羊城晚报詹青2017-11-14 06:56

说起长租公寓,无端端会让人想起“亦舒女郎”。

香港女作家亦舒塑造了不少独立、坚强、经济迈向自由的中产阶级单身女性,人们称之为“亦舒女郎”。

亦舒书里这样描写女主角的居住环境:“亦舒女郎”对房屋内部的要求并不高,地方不必太大,家具不需太多,有书有唱片有温暖的大旧地毯、浴缸、全白家具和巨大的水晶瓶里插硕大白色香花足矣。但她对房子的地头要求高,“亦舒迷”都知道亦舒迷恋的是“靠山面海有大露台的单身公寓,下班后,进门踢掉高跟鞋子,捧一只水晶杯子对着大海喝克鲁格香槟”。要不然就是“市中心的清幽老宅,门口一棚棚紫藤”。

记者在楼市混迹多年,一看这配套标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是租房的话,广州城中,最早的长租公寓倒是很有这样的气质。

追溯长租公寓的历史,1984年,新加坡房企凯德集团在中国天津打造首家雅诗阁;而在广州,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有长租公寓了,不过,那个时候的长租公寓,“亦舒女郎”们也不一定能租得起。

早期的长租公寓是清一色针对高端人群的高端酒店式公寓,比如中信广场的酒店公寓、辉盛阁、雅诗阁、广粤公馆及方圆奥克伍德豪景等,这些高级公寓形像低调,租金不菲,普通白领不能负担。尤其是广粤公馆,月租金最高达17万元,稳居广深长租公寓市场塔尖。这样的租金水平,足以让长租公寓在房地产市场中保持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

长租公寓就这样高傲地存在了20多年。直到2014年,随着存量房时代的到来,租赁红利政策接连出台,长租市场才迅速被资本所关注,蘑菇公寓、优客逸家、YOU+国际青年社区等相继获得资本注入。

长租公寓渐渐接了地气,不过又换了另一种气质:文艺范儿十足。

从这些公寓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这些公寓面向的都是年轻人。它们大多数外立面时尚,设置有健身区、桌球台、放映区等,并且标榜“互联网思维”、“社群理念”,用附加值来吸引租客,还有其他标新立异的设计细节。显然,这样的公寓虽然不再如第一代公寓般高高在上,但定位精准,瞄准的是新锐人群,而且是有一定精神追求、物质基础的年轻人。

随着长租市场不断发展壮大,长租物业渐渐丰富起来,也越来越接地气。

目前市场上也出现了白领、蓝领都能负担的各种类型的长租产品,无论是房企,还是投资机构,甚至是有钱的投资客,都以各种方式进入长租市场,就连身处工厂企业的打工者,也有了专门针对他们量身定制的公寓楼。羊城晚报记者曾经采访过一位城中村的“寓公”,他手上持有上千套出租房源,统一装修、出租、管理,堪称“超级大房东”。

可见,随着未来长租市场的发展,长租产品的构成将会越来越丰富。

越来越多房企进入长租市场,而广州、北京近期也成立了官方的租赁平台,这意味着,未来无论是哪类人群,都能在长租市场中找到适合自己租住的房子。

供应端的变化、“租购同权”政策的催化,未来将改变人们固有的购房观念。按照惯有思路,人们在买房前就该住在便宜的出租屋里,把每一分能省下来的钱存进银行,等待将来把钱改名为首付再交出去。然而现在不是,至少很多需要解决刚性住房需求的人们,不再全是这么想的。

过去人们更习惯于通过买房解决终极问题,租房是退而求其次的过渡性居住方案。但是现在买房所需要的资金越来越多,年轻人有可能很难存到这些钱。同时,租房的选择也越来越多,年轻人有可能做出更多元化的选择。

在物质丰富中度过童年的“90后”,他们越来越多地面向内心,而内心始终在问一个问题:当下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大多数需求一旦被满足,就会成为市场强大的抓手。

我们有理由相信,并充满信心地等待:中国楼市正在跑步进入更自由的租赁时代。

原标题:租房的痛,亲们懂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